清末格格金默玉:我們不叫格格,奴才回答也不是喳,電視里都不對

草莓醬 2022/12/09 檢舉 我要評論

《金枝欲孽》、《還珠格格》、《甄嬛傳》……在幾十年中,清宮劇無疑是影視業的贏家之一。

然而真實的大清王朝統治者生活是怎樣的,電視劇里的稱呼都對嗎?

清末格格金默玉表示:我們不叫格格,奴才回答也不是喳,電視里都不對。

沒落的皇族

金默玉,原名愛新覺羅·顯琦,1918年出生在遼寧撫順,是清末八大親王之一肅親王的三十八個孩子中最小的女兒,人稱“小格格”,母親是肅親王排名最小的一位側福晉,川島芳子是她的親姐姐。

當金默玉出生的時候,肅親王府已經開始沒落了,當時肅親王已經在東北流亡了六年,不管是生活條件還是地位都不可與鼎盛時期同日而語。

金默玉的整個童年都是在旅順渡過的,雖然當時大清已經沒有了皇帝,但是在金默玉所居住的大宅院里,前清的規矩禮儀仍然在沿襲。

行、站、走,這些日常都被規矩限制地死死的。

他們落座時得規規矩矩,不能一屁股把凳子占滿了,只能半個屁股在凳子上,說話的時候更不能一張臉驀然轉過去對著別人,要輕要慢,慢到耳朵上的墜子不能有任何擺動,這才算是貴族女子的禮儀和風范。

與現在清裝劇里格格小主動不動就瘋跑將頭上的穗子晃得丁鈴當啷完全不同。

金默玉回憶說,當時清王朝早就灰飛煙滅了,皇上和太后也沒有了,但是祖宗的牌位還在。

所以每到逢年過節,總是要弄出大陣仗,一定要好好祭拜。

祭拜的時候不僅是肅親王一家人在,愛新覺羅同族的其他人也在場,所以請按時一定不能失了禮節,否則會招人笑話。

金默玉是中國封建王朝最后的一位格格,按照皇家輩分來論說的話,他還是末代皇帝溥儀的親侄女。

正是因為從記事開始就被教導著皇家禮儀,所以即使是沒落的皇族,金默玉對清宮劇里的生活禮儀還是有非常權威的發言權的。

八十八歲時,金默玉曾經上過一檔著名的訪談節目。

在節目上,主持人問金默玉,現在電視上有很多清宮劇,她平常看的時候會不會一邊看一邊笑,想著當時我們的生活其實根本就不是那樣的。

金默玉笑著回答,對對對。

她說,現在的電影里都算是演繹了,所以就離奇了,就離譜離得厲害了。

電視劇里的“格格”是第二聲,聽著也別扭,其實應當是第一聲。

還有那些奴才,讓他們辦事,他們便會回一個“喳”,其實從來不能說“喳”,怎麼能說“喳”呢,喳誰去?應當是說“嗻”。

雖是落魄皇族,但金默玉所在的也是一個很大的家族,她說,當時在旅順已經破落到那個地步了,王府上下都還有兩百多人,可想而知鼎盛時期他們過的是怎樣奢靡的生活。

清王朝大勢已去,對大清忠心耿耿的肅親王在復辟無望之后,很快也暴病而死。

1922年,年僅4歲的金默玉先是失去了父親,母親四側妃也因病去世,她在一年的時間里就經歷了父母雙亡。

川島芳子,也就是金碧輝,是金默玉的親姐姐,但當時川島芳子早就去了日本,也無暇顧及這個年紀小的妹妹。

于是,幾位同父異母的姐姐承擔起了撫養金默玉的責任。

從小到大金默玉都呆在旅順,一直是在日本人辦的學校讀書。

和她的姐姐們一樣,稍微大一點時便被送到日本繼續深造,一直到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幾年后,金默玉才被迫輟學回到了北京。

其實肅親王死后,大家庭很快就散了,據金默玉說,父親去旅順是因為復辟夢,那些富人也是逼不得已跟著他來的。

旅順那個地方,又小又悶,和北京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那些過慣了奢靡生活的王府妃子怎麼受得了。

但是肅親王還在世的時候她們都是不敢動的,不過家里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從北京運過來。

肅親王一死,他的幾位夫人很快就回到了北京,金默玉的幾位哥哥去了大連,這個大家庭就這樣散了。

但是金默玉卻并不在乎,在日本上了六年學,她的見識已經開闊了,再也不是那個呆在王府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格格了。

已經十九歲的金默玉對未來有著無限的向往,那時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格格身份和身為川島芳子胞妹的身份會給自己的人生帶來多大的挫折與坎坷。

歷經坎坷的人生

十九歲的小格格金默玉有一個“大大”的夢想,她想出去工作。

成為一個能夠四處采訪走遍大江南北的女記者,或者站在舞台上閃閃發光的歌唱演員。

但她的想法被王府里所有的長輩反對了,就連一向疼愛她的哥哥也不同意。

在十九歲生日那天,金默玉剪了一個很短的男生頭,相片還被照相館放大了擱在櫥窗里。

好巧不巧就被路過的一個哥哥看到了,哥哥特別生氣,大罵一個格格的照片怎麼能夠隨意被放在外面讓別人看!

要知道,從前的格格是沒有什麼機會出門的,只有在姐姐嫁人或者有親戚或生日的時候才能夠出去透透氣。

甚至出門時,格格還會被用幔帳遮起來送到轎子里,到達目的地了從轎子里出來也是用幔帳送到屋子里,沒幾個人能看得到。

也正因為這份“神秘”,所以在京城普通老百姓的想象當中,王府的格格一定都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人。

但小格格金默玉似乎與她的父親一樣固執,回國之后,她瞞著家里給自己找了份工作。

在當時來說,這還是一個時髦的工作——鐘表公司的顧問。

這個工作很自由,日本人開薪水很大方,加上日本留學的經歷,金默玉和他們打交道相對來說比較輕松,還不用坐班,那段時間金默玉過得很是瀟灑快活。

雖然王府沒落,但是金默玉從小到大過的都是錦衣玉食的生活,據她說,當時在日本東京女子學習院英文系時,每個月都有人從她們在大連的房地產公司那里寄錢給金默玉。

當時是每個月有一百塊的“小洋”,這已經是相當于現在的一萬元了,甚至如果不夠還可以打電報讓家里再寄過來。

所以在甫一有了工作之后,金默玉花得很是痛快,往往還沒到發薪水的日子,錢就已經被預支光了。

從小到大金默玉對錢都沒什麼概念,從小到大想要什麼東西,哥哥們早就就替她買好。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