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9歲財務自由37歲腦干出血,妻子的這一舉動,把他從死神手上搶了回來

哐哐一頓發 2022/10/03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我們領了結婚證,裸婚,沒有錢,也沒有求過婚,我也從來沒有對你說過肉麻的話,今天在這里,我想向你求婚。」

這是2021年3月,天津衛視《幸福來敲門》錄制現場出現的一個小插曲,一個身穿騎士服的男人,一番深情告白后,突然向妻子,單腿下跪。

妻子吳聰,被丈夫突如其來的舉動整懵了。她含著淚,一把扶起丈夫,在眾人的見證下,接受了求婚。然后夫妻倆相擁痛哭。

丈夫名叫葉小權,腦干出血患者,尚未康復。身患重病,本不該拖累對方,為何他要在這時,婚后近20年,才突然想起求婚?作為騎手,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小權,1982年出生于浙江東陽。葉父葉母在家務農,順便做些小生意,家有余資,葉小權從小沒為錢發過愁。

1995年,劉德華飾演的電影《烈火戰車》上映,一輛摩托,一路風馳,又酷又帥,葉小權被迷住了。從此,在他心里,就有了成為摩托車騎手的夢想。

20歲那年,葉小權攢了些錢,他用所有的積蓄,購買了人生中第一輛摩托車,正式解鎖了他的飛馳人生。

他每天都騎著那輛重型摩托「招搖過市」,轟隆隆的聲響,總引得路人側目。葉小權太癡迷自己的摩托,恨不得一天24小時都和車子膩在一起。

因為熱愛,所以專業,葉小權甚至無師自通地學會了改裝摩托車,名氣越來越大。

名利都是身外之物,葉小權還是喜歡騎著摩托車,享受風馳電擎的速度感。他在摩托車上酷帥的英姿,吸引了一幫小迷妹。其中,就有吳聰。

他倆是在朋友的一次聚會上認識的。小聰安靜地坐在角落。葉小權一眼看到了她,那個長長的頭髮,笑起來眉眼彎彎的漂亮女孩……

小聰成了葉小權的女朋友,他們在一起時,葉小權一窮二白,無房無車無存款。但小聰一直無怨無悔,沒有怨言。2007年,葉小權和吳聰領證結婚,很快有了女兒。

做了父親的葉小權開始思考起以后的路。以前他做過很多行業的小老板,什麼理發店、紋身店、咖啡店、車行等,但都是屢創屢敗。那時候只覺得做生意有賺有賠很正常,只要沒有傷筋動骨,就可以重頭再來。

可現在有了女兒,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做生意了。想來想去,葉小權覺得還是到大城市發展的機會多些。于是,2009年,夫妻倆到杭州做起了服裝生意,除了做服裝批發外,還開了家淘寶店。

那一年,正是淘寶的崛起之年,葉小權正好趕上了這個風口,不到一年,他們就賺到了30多萬人民幣(約130萬新台幣),網店的生意也蒸蒸日上。

他們很快在杭州買車買房,還開了家服裝公司,創立了自己的品牌。葉小權29歲那年,他們實現了財務自由。

事業步入了正軌,葉小權又拾起了當初騎車走天涯的夢想。他每年總有一段時間騎行在路上,也因此結交了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

那些路上的故事給了葉小權勇氣,也讓他倍加地珍惜身邊的一切。

不久,一家三口變成了四口,葉小權滿心歡喜地期待著,自家兩個小騎士快快長大。

9月,葉小權和騎友約好了一起走滇藏線,這是去年就計劃好的事,沒想到一向支持他的小聰卻說啥也不讓去。

曾經吸引她的帥酷也成了洪水猛獸。她覺得騎重型機車太危險了,尤其是小權現在有了家庭有了事業,如果再繼續從事這項危險運動,是對家庭和員工的不負責任。

葉小權只得賣掉了心愛的機車,老實地為家為事業努力著。可是,心底的夢就像春草,總是撓著。葉小權心里有了一個計劃,他要把小聰也拉進機車隊伍,讓她看到自己會小心翼翼,她就不會反對了。

想到做到,葉小權經常拉小聰參加摩托車俱樂部的一些活動,讓她對這一愛好有更多了解,也讓她知道摩托車騎手只要做好防護,也是很安全的。

葉小權又偷偷花13萬人民幣買了輛哈雷摩托,安全系數高,速度也慢些。

葉小權又「慫恿」小聰考駕照,隨后把那輛哈雷摩托送給她,自己又買了輛寶馬。

小聰接受了這一切,她知道攔不住葉小權的夢,那就陪著他護著他。

每年6月,兩人來一段浪漫的摩托之旅,成了笑傲江湖的神車俠侶,讓無數人羨慕不已。

可是,這一切卻因一場意外戛然而止。

2019年,葉小權計劃帶著女兒騎行新藏線,裝備都已運抵拉薩。沒想到命運卻開了個巨大的玩笑,離出發日還有5天,葉小權病倒了。

那天凌晨,葉小權在路邊攤喝粥。忽然,他感覺眼睛痛,順勢抬右手去揉眼睛,可右手怎麼也抬不起來。

此時,葉小權的情況很不好,臉是歪的,舌頭在打轉,說話也不利索。小聰見狀趕緊把他扶上車,一路闖紅燈趕到醫院。

醫生一量血壓,高壓280,低壓190:血管爆裂了。

經過檢查,葉小權腦干出血5毫升,而一般情況下,腦干出血2毫升就可以致死。

醫生說,病人情況很兇險,如果繼續出血,必須立刻做手術。但手術風險很大,病人從手術台下來的機率很小,最好的結果是成為植物人。

醫生的話猶如五雷轟頂,小聰不愿相信這是真的。

她定了定心神,彎下身子,靠近葉小權耳邊,用輕松的口吻笑著說:

「你放心,外面有最好的專家在等著,不要怕,你會沒事的。

小聰內心激烈掙扎著,怎麼辦?她想起醫生說,只要葉小權的大腦不再出血,血壓能夠降下來,就還有一線生機。小聰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保守治療。

葉小權在ICU住了幾天后,病情趨于穩定,轉入了普通病房,但并沒有脫離危險,小聰寸步不離,守在床邊,每天不停地跟他說話。

或許是老天爺被小聰的愛所感動,一星期后,葉小權睜開了眼睛。

小聰激動地問他1加1等于幾?葉小權心里清楚是2,可2字卡在喉嚨,怎麼也說不出口。他想抬抬手,去摸摸妻子的臉,可他發現手還是抬不起來。

他成了個不能動不能說不會吃不會喝的人,葉小權害怕極了。

小聰幫葉小權按摩手指,她順勢挨個拉鉤鉤安慰道,這是暫時的,生病總得有個恢復的過程不是。

她經常給葉小權看他們騎行時的視訊,告訴小權,等他好了,他們一家人就去完成這次新藏騎行之旅。

葉小權轉入了康復醫院,開始他艱苦地康復治療。他像個嬰兒一樣,重新學習抓握、抬頭抬腿、坐下以及說話。每次周圍都要圍著一群人幫忙架住他,不讓他倒下去,每天都十分辛苦。

朋友們也紛紛前來醫院探望,他們帶來了葉小權的騎行服,鼓勵他趕快好起來。

葉小權艱難地一字一句地向朋友保證「我、會、好、起、來、的」。

有一段時間,葉小權很頹廢,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可離了人,他連穿鞋、吃飯這樣最簡單的事也做不好,自己成了廢人。

葉小權自尊心極強,他無法接受一輩子就這樣,也不愿成為家人的累贅。他絕望地砸爛了自己心愛的頭盔。

小聰發現了丈夫的不對勁,她想心病還得心藥醫,便托朋友將葉小權的摩托車運了回來。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