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歲母親寧愿住養老院,也不留在女兒家養老:我老了,但沒糊涂

棉花糖 2023/0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我國傳統觀念意識里面,養老一直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如今新聞媒體經常兒女不孝的事情,很多老人因此黯然落淚。其實在不少老年人看來,養兒防老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有用了,如果兒女不孝順,自己寧愿去養老院住,也不和女兒住在一塊。

01

莉姨(化名)年事已高,今年六十九歲了。

她有一兒一女,都已成家。大兒子人在大城市打拼,離得遠,工作也繁忙。小女兒家倒是離得近一些,就在隔壁省會城市。

女兒看母親年紀大了,又難以拜托大哥,便和自己老公,也就是莉姨的女婿商量好,將莉姨接過來在這里養老,她照顧自己親媽媽就行。

可莉姨呢?知道女兒要給她養老,直接拒絕。她說自己老是老了,但沒老糊涂,她寧愿搬去養老院。

這究竟是怎麼了?女兒女婿愿意給她養老,莉姨怎麼還不樂意了呢?

02

莉姨算是他們大院兒里相當值得令人唏噓的老太太了。

她四十多就沒了老公,一個人拉扯兒子女兒。兒子爭氣,學習不差,重點大學畢業后順利進入一線城市大公司,結婚生子。女兒當年走的是特長生,藝校剛畢業也結婚。女兒近一些,留在隔壁省會城市,生了個小外孫女,十二歲,正是小升初的年紀。

院子里的人感慨。說莉姨幸運吧,老公去得早,一個人拉扯倆孩子,不容易;說她不幸運吧,大兒子算鄰里之間最有出息的,小女兒也漂亮,嫁得近,還是省會城市。

滿院子的老頭兒老太太羨慕都羨慕不過來呢。

可大兒子工作太遠又太忙,那一線城市莉姨不熟悉,怕生,才不想去,兒子便只能給親媽勤快打錢。小女兒離得近一些,一家子收入當然不如她大兒子,但也夠用,足夠維持不錯的生活,似乎是養老的好選擇。

不用她自己糾結,女兒一個電話直接打了過來:“媽,下周我們過來接你,有點事要拜托你。”

莉姨自然答應,可電話里怎麼問女兒也不說是因為什麼事。時間一到,女婿開著小轎車終于來了。

女兒坐副駕駛,她便陪著小外孫女果果坐后排,還能逗小孩子玩兒。三小時車程過去,便到了女兒家。

到家后,女兒這才開口。這姑娘說小孩兒小升初,補習班很多,她平時忙著做飯搭配營養,只好拜托母親來接送果果上學放學。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需要別人幫忙的,就這麼一點活兒,女兒都干不了嗎?

不過畢竟是親女兒所求,當媽的不挑。這時,她閨女才扔下了重磅炸彈:

“二胎不是放開了嘛,我尋思果果以后可能孤單無聊,就……又懷了一個。”

又懷了一個?莉姨驚喜交加。

如此一來,她算明白女兒為什麼叫她過來了——照顧全家飲食,家務全包,還得注意大女兒飲食搭配,接送孩子上下學,這不是一個孕婦該負責的。

因此,懷孕四個月后,女兒才終于決定將她接過來了。

莉姨為女兒有孕開心,而且她私心里明白,自己六十九歲了,女兒這是接她來養老呢。

畢竟她一個老太婆,不用做飯,不用打掃房間,只需要接送大外孫女上下學,似乎沒幫到什麼呀。

就這樣,日子順利過了三個月。女兒月份越來越大,已經快八個月了。

可莉姨發現,真實的日子并沒有她剛開始以為的那樣輕松。

首先是她大外孫女兒。這孩子明明才十二歲,卻仿佛提前進入青春叛逆期,三天兩頭地和親媽吵架,咆哮著讓她媽別管她了,放她去“死”,反正已經有小的,過倆月就該出生了。

莉姨明白,十來年的獨生女當過來,這是吃醋了。

可女兒月份挺大,被氣得太過動怒肯定不是好事。現在廚房的事情也基本交給莉姨了,畢竟女兒暫時管不了。

六十九的老太太,這段時間都輾轉在小外孫女和女兒之間,盡力維護兩人的母女關系,揪心極了。

你肯定要問,那旁邊這個當爸爸的呢?

莉姨明里暗里告訴女婿,老婆女兒之間的事情他的管管才行。可女婿只是嘴上答應,下回妻女吵架干仗,他頂多批評女兒兩句,更多的時候直接進書房玩兒電腦去了。

莉姨無法。為了減少女兒孕期的負擔,她更多地承擔起了家務,做飯,接送,照顧。

這哪里是養老,這分明是退休后的再就業,還一分錢都拿不到。

莉姨絲毫不會埋怨。只要能減輕自己孩子的負擔,她什麼都是樂意做的。

終于,熬到了女兒生產這天。小外孫女也升到初中了。

家里又添新丁,喜大普奔。莉姨高興極了,抱著新生外孫又親又抱的,愛不釋手。

女兒畢竟高齡產婦,疲憊地在醫院住了段時間,這才接回家。

莉姨自然樂意照顧虛弱的女兒,可她聽說近幾年興起了個新玩意兒,月子中心,專門照顧產后新媽媽的。

她雖然沒住過,也不了解,但聽別人說里頭科學又衛生,價格不便宜,她推測應該比女兒回自己家恢復得要好一些。

到時候女兒和新外孫去月子中心,大外孫女初中住校,女婿上班,她原回縣城養老就是了。

可這條方案,直接遭到了女婿反對。

女婿不愿意讓她這個做丈母娘的回家,她可以理解,或許是為了所謂養老。可一方面,他自己老婆需要更好地照顧,他卻不愿意送老婆去月子中心?另一方面,就算想要養老,他不養自己的父母便罷了,居然接她這個丈母娘來?

莉姨有些想不通這個女婿。但畢竟人家堅持要“給她養老”,她已然不好拒絕,便繼續住在女兒女婿家。女兒不去月子中心了,她繼續照顧就是。

終于,新外孫滿月。這次滿月宴,親朋好友當然會來,莉姨的親家自然也來了。

女兒剛坐完月子,不便見太多客人,抱著小嬰兒只露了個面,和大家打過招呼,便進里間了。

莉姨親家忙著和大家敬酒說笑。那莉姨呢?她竟顧不上在外頭待太久,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女兒孩子身上。

女兒當年頭胎生完的月子是在婆家坐的。莉姨打探過她過得如何,女兒遮遮掩掩沒明說,估計是不怎麼舒坦了。

這次她親自照顧,自然做得不錯,至少女兒平日心情比上回好太多了。

莉姨正在里頭逗小外孫子呢,女婿進來了。

女兒如果只是下地走路自然沒有問題,女婿便直接對女兒說,讓她抱著孩子去外頭再多轉轉,婆家親戚挺想看呢。

他老婆畢竟還沒恢復到生產懷孕前,容易疲憊。產婦孩子都得注意不要沾染太多外界細菌,因此得少出門。更何況女兒剛才才從前堂轉悠回來,正歇息呢,怎麼又要出去?就因為女婿家親戚好奇所以又要出去?

女兒忍住不愿,咬咬牙支撐自己起來,打算讓親媽留著照顧孩子,她出去就行。可女婿就是不樂意,一定要母子倆一同出門,才能讓他那些所謂的親戚們“平復好奇心”。

莉姨有些不樂意了,正要開口,不成想女兒或許是忍耐壓抑許久,終于爆發了。

女兒歷數自己老公“不作為”的罪行。不過也是,女婿頭回有孩子,又住自己家,不照顧可以理解。他這都第二回當爸爸了,怎麼還置身事外,跟被伺候的大爺似的,孩子老婆都交給她這個做丈母娘的照顧?

可女婿一句話,便氣得女兒氣都快喘不上來:

“你還好意思說?這個家誰在上班,誰在賺錢?我一個人拿工資養你和孩子就算了,這不是還把你媽拉過來養老了嗎?那你多收拾家里,不就是應該的嗎?”

莉姨也算挺傳統的女人,她自己就是從“老一派”那套經歷過來的。全職在家洗衣做飯,生孩子照顧孩子,伺候老公和婆家人,不都是應該的嗎?

可當主角變成自己閨女,她仿佛突然終于懂了,也終于有些不樂意了。

莉姨拉下臉來,開口稍微有些不客氣:“不麻煩你掙錢給我養老了,我會給兒子打電話,送我去最好的養老院。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