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巖:奧運彩排中摔傷,「雙腿癱瘓」坐上輪椅,如今用手舞創造新奇跡

草莓醬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2008年7月27日,晚上八點的鳥巢,正在為奧運會進行彩排。其中有一個環節,是舞者劉巖要在很薄的電子薄板上獨舞。

為此,劉巖已經付出了許多的汗水,為的就是等到奧運之夜在全世界面前一舞。

快結束時,因為設備上一個極小的誤差,劉巖右腳踩空整個人從三米高的地方摔了下來……

這一摔把所有人的嚇住了,張藝謀也焦急地趕緊詢問劉巖的情況。

躺在地上,劉巖還傻乎乎地問編導“明天早上還是五點到鳥巢嗎?”

她對自己的傷勢渾然不知,更不知道自己即將要面對的是十分殘酷的現實。

1.

劉巖來自內蒙,蒙古姑娘個子高挑能歌善舞。她的父親是法官,母親是醫生,父母都是知識分子,因此對女兒的教育格外用心。

三歲起,劉巖先是學習美術,后又學習了小提琴。

九歲時便開始跟隨內蒙古歌舞團的老師學習跳舞,僅學了一年,就在老師的建議下報考了北京舞蹈學院,并成功被錄取。可見其舞蹈天賦是極高的。

劉巖就這樣一直努力地跳,一路被保送到舞蹈學院的中國古典舞系,畢業后直接留校成了一名舞蹈老師。

一曲《胭脂扣》名動天下,不到二十歲劉巖就斬獲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舞蹈獎杯。

在老師眼里,劉巖就是天生跳舞的好材質,她的未來定不止是知名舞者那麼簡單。

2006年,年僅二十四歲的劉巖與著名舞蹈家楊麗萍、譚元元一起登上了春晚舞台。三人一起表演了舞蹈《歲寒三友》。

06年春晚《歲寒三友》

和兩位前輩同台,劉巖并不遜色。舞者除了扎實的功底,氣度與自信也是必不可少的。

早前,同行能就給劉巖取了一個“劉一腿”的代號,因為她超強的控腿力能輕松完成一字馬等高難度舞蹈動作,堪稱絕活。

小小的足尖,撐起一場華麗的舞蹈夢旅,劉巖這只美麗的蝴蝶就該在最璀璨的燈光下翩翩起舞。

對她而言,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就是最好的機會。所以當接到張藝謀的邀請時,劉巖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劉巖要做的就是在節目“絲綢之路”的獨舞。

為了完全之策,導演組還是為這支獨舞準備了四名舞蹈演員,分別以“ABCD”代稱四角。劉巖就是當中的“A”。

也就是說,只要不出意外,劉巖就會成為晚會上獨舞的人。她一直是這麼準備的,每次彩排無不用心,竭盡全力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

導演組看在眼里,覺得這個角色不用考慮別人了,劉巖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可偏偏意外還是那麼發生了……

2.

2008年8月8日晚,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視著鳥巢。

那絢麗的“腳印煙花”點燃了所有人的心,卻唯獨點燃不了劉巖。

摔傷后,她被緊急送往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第十二胸椎嚴重錯位。幾位權威專家連夜耗時十二小時為劉巖做手術。

受傷第四天,為大局考慮,導演組決定啟用“B”角演員頂替劉巖完成獨舞表演。第七天,醫生告訴劉巖: 你癱瘓了……

“當醫生說出癱瘓兩個字的時候,我的腦子飛出去了,我不知道癱瘓兩個字怎麼寫。在我的字典里沒有這兩個字,更不認為它會跟我扯上關系。”

痛失在奧運晚會上獨舞的機會,本就讓劉巖難以消化,又怎麼讓一個舞蹈精靈接受癱瘓這麼殘忍的現實,這和奪走她的人生沒什麼不同。

八號的晚上,北京城里美麗的煙花在空中綻放。

劉巖所在的病房在十七樓,盡管她已經讓人把窗簾拉上,但煙花忽明忽暗的光芒還是映照在窗簾上。

她沒有勇氣和大家一起去慶賀,更沒有勇氣打開電視去看那個代替自己獨舞的女孩兒。她只能一個人關在房間里,把音樂的聲音放到最大。

入院半年的時間里,劉巖一直不愿接受自己癱瘓的現實,她覺得奇跡可以發生在自己身上,也許有一天她還能重新站起來。

那半年時間,劉巖積極地參加康復訓練,別人一天練一次,她練兩次。常常是康復老師都下班了,她晚上還一個人咬著牙堅持做康復運動。

“我有一個信念,我相信自己可以走出醫院,而不是坐在輪椅上被推出去。”

可半年的時間過去,在每天超強度的康復訓練,和巨大的心里壓力下,劉巖下半身的神經依舊沒有要醒來的痕跡。

后來她見到了桑蘭的主治醫師瑞格納森——國際脊髓損傷康復專家。

他可以說是劉巖最后堅持的希望了,可瑞格納森在了解完她的病情后,直接讓她選擇放棄治療,因為再多的康復訓練只能給她的身體增添負擔。

最后的希望也破碎了,劉巖的一半輩子被釘ㄙˇ在了小小的輪椅上。

聽完瑞格納森的話后,劉巖沒有猶豫,索性直接就辦理了出院手續。

“媽媽還跟我爭執,問我為什麼要那麼急著出院。實際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能去哪兒我能干嘛。”

劉巖的命運多舛啊!按照原本的計劃,在奧運之后,她就會和未婚夫踏入婚姻的殿堂,盛大的婚禮場景已經在她腦海里浮現過多次。

可如今,別說婚禮了,誰愿意守著一個高位癱瘓的人過一輩子?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