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歲女孩確診絕癥,媽媽「放棄治療」,90后姑姑:我用嫁妝救她

棉花糖 2023/03/20 檢舉 我要評論

“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

这是我国著名作家冰心在《母亲》一文中的句名,对母爱进行了高度赞美。

然而,母爱确定是伟大的吗?其他亲人的爱难道就不伟大吗?

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位90后漂亮姑姑,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我们诠释了:姑姑的爱,比母爱更伟大。

廖菲,一个漂亮的9岁女孩,不仅得了白血病,还被妈妈无情抛弃,遭遇令人痛心疾首。

廖艺,女孩的姑姑,面对小侄女昂贵的手术费,她二话不说直接卖掉车子,还将自己的嫁妆钱拿出来,挽救小侄女的生命。

此情此景令人无比动容,姑侄二人在“扛白”路上,撒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温情故事……

«——【·基因突变·】——»

2021年8月的一天,正在深圳上班的廖艺,突然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

小艺,菲菲好像得了白血病!”哥哥在电话那头声音急促,不同寻常。

哥,怎么回事?上次我回家时,菲菲还好好的。”廖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菲菲一直流鼻血,还发烧,咱妈带她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是白血病。”

哥哥声音哽咽,低声抽泣。

哥,你别着急,咱们县城医院也有可能误诊,让菲菲来深圳,再复查一下!”廖艺虽然安慰着哥哥,其实内心像被针扎了一般生疼。

行,我今晚就带菲菲来深圳!”哥哥匆匆挂断电话。

廖艺突然如梦初醒,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眼前浮现出侄女红扑扑的脸蛋儿和天真的模样,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怎么就突然得病了呢?

说起侄女菲菲,廖艺心里就特别难受。在她还是一年级时,父母就因为感情破裂离了婚,爸爸为了赚钱养家,不得不长年在外面打工,而菲菲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成了留守儿童。

廖艺多么希望这是一次误诊,让这个可怜的孩子开心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开启正常的人生。

来不及多想,廖艺向单位赶紧请了假,准备到车站去接哥哥和侄女。

晚上,深圳下起好大的雨,廖艺打着伞在车站焦急地等待哥哥和侄女。大约22点左右,父女俩出现了,只见侄女面容消瘦,身体显得疲惫不堪,着实令廖艺大吃一惊。

在车上,廖艺心疼地抱着侄女,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儿,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第二天,廖艺带着菲菲去了深圳市儿童医院,为了进一步确认,医生给菲菲做了一个骨髓穿刺手术。

当长长的钢钉扎在侄女瘦小的身体里,廖菲感觉心疼不已,她紧张的要命,然而还是故作轻松的鼓励菲菲要勇敢。

菲菲疼的眼泪直流,尽管遭受了骨穿之痛,可上天还是没有眷顾这个可怜的女孩。

确诊结果和县城医院一样,就是急性髓系白血病M5b型,这种白血病类型,如果不马上进行医疗干预,只有三个月到半年的寿命。

看着冷冰冰的化验单,廖艺如同晴天霹雳,泪如泉涌。而哥哥也已经瘫坐在医院走廊里,抱头失声痛哭。

在廖艺看来,那个曾经护自己周全的哥哥,此时显得异常渺小、脆弱。她觉得必须坚强起来,去替哥哥挡风遮雨。

菲菲被推回了病房,她挂满泪珠的脸上苍白消瘦:“ 姑姑,我怎么了?”

宝贝,没事,只是感冒了,吃点药打几针就没事了!”廖艺轻轻吻着菲菲的额头,满眼爱恋的望着眼前的可怜孩子。

姑姑,我想妈妈了。”菲菲轻轻地说道。

“菲菲乖,姑姑打电话给妈妈,她一会就过来啊!”廖艺边拿起电话边走向病房外。

嫂子,你能过来看看菲菲吗?她现在生病了。”廖艺拨通了菲菲母亲的电话。

我和你哥都离婚了,不是你嫂子,孩子既然已经判给他了,和我无关。”这个狠心的母亲扔下一句扎心的话,挂断电话。

廖艺看到对方如此绝情,内心崩溃至极,也非常无奈,但她还不能在侄女面前表现出来,于是强颜欢笑回到病房。

姑姑,妈妈什么时候能来看我?”不明就里的菲菲天真地问道,此时的她,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妈妈工作忙,要过段时间才能来,你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快点好起来,好吗?”

嗯,我听姑姑的话,听医生的话,等妈妈来看我!”菲菲开心地忘记了疼痛,玩起了手中的玩具熊。

菲菲在病房的日子,逐渐适应了扎针、抽血、输液等流程,她看到其他小病友,都剃了光头,感觉很好奇,于是眨巴着大眼睛问廖艺: “姑姑,为什么这里的小朋友要剃光头?不是不漂亮了吗?”

宝贝,因为会掉头发的,等病好了,头发就长出来了。”廖艺摸了摸菲菲柔顺的长发,轻轻叹了一口气。

菲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此时的她还不知道,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抗白路上·】——»

廖艺辞掉了工作,与哥哥开始轮流照顾侄女。深圳儿童医院的医生,建议廖艺带孩子去北京做进一步治疗,还热心地推荐了一位主治医生。

听说姑姑要带自己去北京,菲菲别提多兴奋了,她激动地说道:“ 姑姑,我想去看天安门、去爬长城、去逛故宫。”

“当然可以,只要病好了,姑姑还可以带你去吃北京烤鸭。”廖艺此时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等待菲菲的将是什么命运,只是默默祈祷奇迹的出现。

为了筹集前期几十万的治疗费用,菲菲的爸爸东借西借,几乎跑断了腿,廖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于是她果断拿出为数不多的几万块钱积蓄交给哥哥,但即便与借款加一起,还是远远不够。

怎么办?廖艺心急如焚,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菲菲落入死神之手,再三思虑之下,这位善良的姑娘决定将自己的爱车卖了。

这可是她去年刚刚购买的车,还是九成新,廖艺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忍痛割爱后,带着菲菲去了北京。

当飞机缓缓地行驶在深圳的夜空,菲菲高兴地趴在窗口,注视着霓虹灯闪烁的夜晚,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她仿佛忘记了病魔,只是睁大了清澈的眼睛观看美丽的世界。

如果菲菲不生病该多好啊!廖艺看到侄女的兴奋样,鼻头一酸,又掉下泪来。但是,她又立马止住悲伤,因为菲菲的“扛白”之路还很漫长,自己必须要挺住……

到达北京后,廖艺顾不得休息,连忙约了全国闻名的血液病医院——河北陆道培,菲菲将在这里度过两年的治疗时光。

2021年8月11日,菲菲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在她身体里安了第一根心脏臂管PICC,随后被紧急安排了第一期的化疗。

对于一个9岁的孩童来说,要顺利度过7天化疗期,绝对是件痛苦的事。在前六天时,菲菲还算顺利,没什么反应,但到了第七天开始,她就不停地呕吐、口腔出血、反胃……

菲菲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迷糊中一直喊着妈妈。廖艺心疼地直掉眼泪,为了满足孩子的希望,她再次拨通了前嫂子的电话。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