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阿敏:丈夫離世,獨自養2娃,260億資產給外甥繼承,其中有何隱情?

哐哐一頓發 2022/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12月18日,中植系掌門人解直錕逝世,享年60歲。

可能對于這個名字,大家并不熟悉,這也是正常的事情,因為在生前,解直錕異常低調,基本上都沒有接受過媒體記者的采訪。

然而 就是這樣一個低調的人物,卻有一個輿論不斷的妻子——毛阿敏。解直錕這個名字每次出現在公眾面前,都是因為他的妻子毛阿敏。

關于毛阿敏,最出名的莫過于她的感情風波。

相傳毛阿敏第一任男友,是一個叫做張勇的人,兩人第一次在北京見面的時候,毛阿敏還是藝術培訓班里面的學員,而張勇也只是一名吉他手。

雖然只是培訓班的學員,但是毛阿敏頗具野心,一直想要成功。

張勇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便知道毛阿敏心中的野心,也知道對方本事已經足夠出名,現在缺的只不過是平台還有包裝而已。

就這樣,兩人一拍即合,張勇一手包辦了毛阿敏的音樂發行。

張勇敢這樣做,是因為他在發行上有著一定的人脈,有能力幫助她實現野心。

但是這也是有代價的,根據后面張勇自己爆料所說,自己專心包裝毛阿敏,放棄了和其它大企業合作的機會。

為什麼張勇會如此幫助毛阿敏,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前途?

后面張勇也解釋了這個問題,是因為自己覺得毛阿敏的性格溫順,又長得漂亮,非常適合做女朋友。

在張勇的努力下,毛阿敏第一張專輯很快就出版,并且在市場上得到極好的反響,兩人隨即決定推出第二張專輯。

時間來到1989年年底,此刻毛阿敏的人氣早就不同于從前,得到的演出邀請越來越多。

而此刻張勇和毛阿敏的關系,早就不限于合作關系。

為方便合作,毛阿敏住進了張勇的家中,后面 毛阿敏的父母也曾來到過張勇的家中暫居,以至于張勇戲稱自己的家是「毛家灣」。

雖然后面兩人因為財務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但是外界一直默認張勇就是毛阿敏的第一任男友。

針對這個問題,張勇后面也是出來解釋,覺得自己并不是毛阿敏的第一任男友,因為他不覺得毛阿敏愛自己,她只是在利用自己。

理由是早在2001年,自己還沒有出國的時候,毛阿敏就和一位新加坡的富商好上了。

只是這段話是張勇的自話自說,他本人也沒有拿出實質性證據,所以真假也沒有辦法證實。

張勇之外,毛阿敏的另一個緋聞對象,是自己的經紀人陳大鵬。

據傳聞,毛阿敏曾和陳大鵬有過「秘密計劃」,想要以兩人的緋聞作為賣點,來提高毛阿敏的人氣。

但是沒想到的是,這個「秘密計劃」被媒體提前爆出,導致計劃失敗。

而陳大鵬跟毛阿敏到底有沒有不清不楚的關系,這個外界也是不得而知。

毛阿敏的第二個緋聞對象,是一個叫做山奇的圈內人。

據了解,兩人認識不到半年的時間,關系就變得異常的親密。

有的人說兩人的關系之所以進展如此迅速,原因是山奇想要蹭毛阿敏的熱度,故意為之的。

毛阿敏的最后一段緋聞,是和一名叫做欒鍵的男子傳出來的。

兩人認識的時候,欒鍵只是娛樂圈的一名新人,但是在毛阿敏的推薦下,欒鍵成為某劇的男二號。

為了支持欒鍵,毛阿敏還特意向這部劇的導演提出自己要和欒鍵對唱的想法,表示如果導演能夠同意的話,自己免費幫助片方唱主題曲。

當時毛阿敏一首歌的價格是十五萬。

也正是因為如此,后面圈內人也都知道,在毛阿敏的身邊跟著一位叫做欒鍵的年輕人,兩人的關系非常好。

對于這段關系,欒鍵一直都是否認的態度,所以到最后這段緋聞也只是緋聞而已。

真正讓毛阿敏確認關系的,是她在2003年6月時,向觀眾們公開自己有一位學者男友,而這名學者男友,正是解直錕。

雖然跟學者一樣儒雅且涵養,實際上解直錕的真正身份,是一名商界大佬。

解直錕早年依靠造紙業起家,后面產業逐漸延伸到房地產、金融等領域,成就了一個商業帝國版圖——中植系。

兩人在認識前,解直錕已經有過一段婚姻,并且還有一個女兒。

毛阿敏對解直錕一見鐘情,放下架子倒追半年,才把解直錕收入囊中。

2003年,毛阿敏與解直錕在上海秘密結婚,此后毛阿敏便有意從歌壇退隱。

2006年,毛阿敏生下大兒子,和解直錕湊成幸福的一家四口,此時的毛阿敏也算是徹底地從歌壇上退隱了,除了偶爾在公眾前露面以外,基本上剩余的時間都待在家中相夫教子。

43歲時,毛阿敏冒險生下二胎,算得上大齡孕婦,有著極大的生育風險,但是她還是堅持為自己的丈夫生下這兩個孩子,足以見得她對解直錕是真愛了。

生出兩個孩子后,毛阿敏在家中地位大漲,生活得相當滋潤。

這樣幸福的生活,直到解直錕突發心臟病去世后戛然而止。

丈夫的突然去世,除了生活遭到巨大影響外,另一個讓毛阿敏感到頭疼的,莫過于遺產方面的繼承。

毛阿敏本人是沒有繼承遺產的想法,況且她本人從來都沒有參加過公司的運營,對怎麼管理公司一竅不通。

如果讓她來繼承中植系,估計中植系很快便會迎來衰弱。

而毛阿敏的兩個孩子,最大的不過17歲,兩人都還沒有成年,更加不可能繼承中植系。

雖然在和解直錕結婚前,解直錕已經有個女兒,而且對方也已經成年,但是問題在于,解直錕在去世前,并沒有留下任何的遺囑,這意味著這位女兒同樣沒有繼承遺產的資格。

在這種情況下,有能力繼承中植系的,就剩兩人而已。

第一個就是解直錕的外甥——劉洋。很早以前,劉洋就在中植系里面工作了。

經過多年的歷練,劉洋個人能力極強,而且手中還掌握著企業的部分命脈業務。

第二個有能力繼承中植系的,是一個叫做解子征的人,他是中植集團的董事,在集團里面地位非常高,身兼多個重要職務。

兩人都是繼承資產高達260億的中集集團最有力的競爭者,所以關于兩人誰能笑到最后,對此網友們也是議論紛紛。

直到在2021年12月19日時,財經網公布了最后的結果: 由劉洋代理主持中植集團的所有業務,直到選出新領導以后,中植集團再做其它調整。

這個決定對于中植集團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是對于解直錕來說是非常可惜的事情,自己打拼一生,結果到最后,繼承自己遺產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子女。

解直錕的突然離世除了給集團帶來一場風波以外,還讓毛阿敏沉浸在悲痛之中,也希望她能早日走出這段陰影,回歸到正常的生活中。

斯人已逝,幽思長存,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愛人一直會在心里,給她力量,幫助她走出傷痛,有一個好的心情,再過一份屬于自己的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