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劇籌備三年,結果說翻就翻,就連頂流美人都救不了它?

哐哐一頓發 2022/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不應當啊。

桂綸鎂沉寂一段時間后拍的女性劇,就這?

這是飄看完她主演的,據說籌備了三年的新劇《台北女子圖鑒》后的第一感受。

難道只要片名帶上了「女子圖鑒」四字就必撲無疑?

尤其是這劇演員陣容也夠豪華,全是最近口碑不錯的演技派。

桂綸鎂自不必說,在劇中從20多歲的職場新人,一路演到事業有成的OL熟女,形象和表演都沒有違和感。

此外還有楊謹華、張孝全、夏于喬等一批台劇演技擔當,號稱《一把青》第二劇組,配樂還是劉若英和丁當。

自《華燈初上》后,我就特別期待楊瑾華。

但就是這樣豐盛的材料,卻炒出一盤讓人難以下咽的菜。

這一次的台劇,真的「文藝復興」了。

不是褒義,而是貶義。

我第一次看到台劇如此落后、陳舊。

很明顯,《台北女子圖鑒》改編自2016年的日劇《東京女子圖鑒》。

但問題也出在「改編」二字上。

兩者,并不能直接復刻。

從標題就可以看出來。

一個是東京,而另一個是台北。

東京與台北雖然都是代表著一種大城市的想象,但兩個地方完全無法直接對標。

在劇中,台北是台南姑娘林怡珊(桂綸鎂 飾)念念不忘的地方。

自她高中時去台北看望小姨后,和每一個小地方的女生一樣,台北成了她向往都市生活的載體。

而這種向往,往往都是從優雅的都市女性開始。

在台北,怡珊碰見一個迎面而來、穿著自信的都市女性,她的高跟鞋跟突然斷了。

怡珊為她捏了一把汗。

只見小姐姐從容地從包包里拿出另一只同款鞋子,優雅地換了回去。

旁邊的小姨說:「台北女生走得多,這樣的情況我也遇到過,我是用三秒膠給它黏回去。」

還是高中生的怡珊對小姨說:

「你不覺得台北的女生好像什麼都沒在怕的嗎?」

嗯?

面對鞋跟斷了不慌不忙,早有準備,是很有經驗的職場中人了,在一個小姑娘眼里,或許會被這樣的從容不迫所折服。

但被解讀成「什麼都不怕」,太浮夸了吧。

台北女郎的形象,來自于一雙斷了的鞋跟。

而對一個台南姑娘的貶低,則只憑一個腮紅。

畢業后的怡珊終于來到了自己夢想的城市,台北。

她去面試,打了特別重的腮紅,看起來,當然特別土。

但面試官靠一個妝容就可以言辭鑿鑿地說出,你的妝容,不像台北人哦。

台南=土?

印象是刻板印象。

而怡珊在大城市打拼的路線,也是幾種固定的闖蕩大城市的范式:

不舍得打車,每天擠地鐵;

房子貴,只能合租便宜的房子;

好不容易找到第一份工作,卻發現同事是公司的關系戶,又遭到上司的不公正對待。

這些無一不在襯托,怡珊生活在這里有多難,她有多想留在台北,台北是多麼觸不可及的夢想。

但最令人納悶的一點是。

在劇中,台北和台南的城市景象,并沒有很強的差異感。

街頭的台北,和台南一樣很接地氣。

這就是我為什麼說台北和東京不能直接對標。

劇中的台北,沒有階層區分明顯的片區,也沒有差異化極大的生活方式。

更準確地說,這劇并沒有把這種巨大的對比與差異呈現出來。

但《東京女子圖鑒》里的東京卻有。

在《東京女子圖鑒》里,女主的生活住所不斷變化,每一次變化,就對應東京一個片區的特點,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身份。

從接地氣,有生活氣息的三軒茶屋,升職加薪后搬到了時髦,具有歐洲氣息的惠比壽,事業不斷上升后,女主搬到了與紐約第五大道、巴黎香榭麗舍大道并列為世界三大繁華中心之一的銀座。

這三處地方,每一處都代表了女主欲望的進一步擴大,以及階層的逐級跨越。

片區與片區之間,也確實存在這樣典型的差異。

我們喜歡看東京,喜歡看紐約,巴黎,是因為它們可以承載想象本身。

《艾米麗在巴黎》作為一部糖水劇也能獲得這麼高的收視率,這是因為大家對巴黎還是有濾鏡。對一個異鄉人闖蕩巴黎,不同文化的融合也感興趣,哪怕是刻板印象。

台北的也很好,

但似乎,煙火氣還挺足的它,沒有那麼可望而不可及。

它當然足以代表一種都市化的、商業化的生活方式,但卻不太適合被當做一個壁壘森嚴、階層分明、貧富懸殊的欲望催生地。

**女子圖鑒式的故事,一直吸引人翻拍。

早在幾年前,內地劇就翻拍了兩個版本:《上海女子圖鑒》和《北京女子圖鑒》。

無論哪個版本,講述的都是一個女性從小地方走出來,到大城市工作打拼的故事。

如:《東京女子圖鑒》,女主從秋田到東京;《上海女子圖鑒》,從安徽到上海;《北京女子圖鑒》,女主從成都到北京;《台北女子圖鑒》,從台南到台北。

女主的成長線都是:

在大城市要怎麼扎根下來,怎麼打怪獸升級。

換句話說,她們得有一股勁和欲望。

北京版本的女主和上海版本的女主扎根大城市后,她們的痛苦似乎都來自男人和名牌包包。

《北京女子圖鑒》,女主把電腦屏保改為一個LV。

分手的導火索,來自男友送給自己一條LV裙子而不是LV包包。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