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被全香港嘲笑,31歲險些喪命:如今乘風破浪的她太颯了!開口第一句就俘獲了內地觀眾!

哐哐一頓發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到了這個年紀,還要被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人,去評審我自己。」

《浪姐》未播先火,離不開這句「金句」的助力。

而說出這句話的姐姐,就是:鄭希怡。

第一期亮相,鄭希怡就憑借8秒鐘的鏡頭俘獲了不少觀眾的心,一個簡簡單單的點頭致謝,被她做出了黑道大小姐的派頭。

點頭殺之后,歪頭殺又沖上熱搜。

導演問她:「是否有信心贏過其他隊伍」,她不說話,頭一歪,俏皮又囂張。

在此之前,我幾乎很少聽到過鄭希怡的名字,

可是,一提到作品,你就會恍然大悟:原來是她啊!她很優秀啊!

甚至還參演了《北京歡迎你》MV。

而之所以會造成今天這種情況,和她明星事業的「三起三落」脫不開干系。

起:

1999年,18歲的鄭希怡參加了新秀歌唱大賽,順利闖進決賽圈。

(就是那個走出過梅艷芳、張學友、黎明、陳奕迅、李克勤、草蜢等歌壇大佬的比賽)

年輕、漂亮、又會唱歌,英皇直接就簽下了她。

本來公司計劃讓她加入twins,但由于她身高太高、氣場太颯,最終選擇了讓她單獨出道。

她的起點頗高,一出道就參演了人氣明星攝影師MV的女主角。

次年,她出了自己的第一首單曲《相對濕度》,在勁歌熱舞剛流行起來的香港,這首歌一炮而紅,拿下電台前三甲位置,還為鄭希怡奪下了「貨車司機高手」的名號。

成名后,她也是拿獎拿到手軟。曾經有四次拿下「新城國語力歌舞歌手獎」,至今仍是這個獎項的最佳記錄保持者。

落:

04年的鄭希怡,剛剛嘗到走紅的滋味,身體卻出了問題。

她的鼻子,開始時不時流鼻血,到醫院檢查后,醫生給她安排了鼻息肉手術,還告訴她:以后都不能劇烈唱跳了。

為了不影響公司的發展,鄭希怡只能被迫停工。

既然不能再唱跳,鄭希怡轉型做起了演員。

《沖鋒陷陣》里,她是時尚警花女上司;

《秀才愛上兵》里,她是俠義的陳細妹;

《小魚兒與花無缺》里,她是心地善良的江玉鳳。

演起戲來自然大方,絲毫不輸一些科班出身的專業演員。

只是,每在事業順風順水的關鍵節點,她總是會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機。

落:

2006年年底,鄭希怡被邀請參加《歡樂滿東華》,與錢嘉樂、胡定欣合作表演「空中飛人」。

不料在表演過程中,搭檔錢嘉樂配合失誤,在空中拋接時扯掉了她的褲子。

展露片段火速被人上傳到網絡上,不少人圍著說她「博眼球」。

任誰來看,這次舞台事故錯都不在她,可不懷好意的人總是以嘲笑別人為樂。

各路媒體的曖昧的語言,觀眾的眼光不懷好意上下打量,一向不怎麼流淚的她,頭一次哇哇大哭,十分委屈。

畢竟作為「展露事件」的女主角,她當時不過25歲而已。

沉淀許久后,她嘗試復出,但依然有很多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她。

于是,她離開港圈,轉戰內地。

起:

好不容易,她在內地的事業有了點起色。和陳偉霆、蔡卓妍共同出演了《劍俠情緣》;參演了《無懈可擊之美女如云》,和胡歌、戚薇對戲。

可惜,2012年,命運再一次考驗了她。

落:

在好友應采兒的生日party上,因為泳池濕滑,她從三樓露台直接跌落泳池旁的山坡。嚴重的是,頸椎發生了移位,就算活下來也可能會癱瘓。被送進ICU后,她昏迷了整整兩天。這一次,樂觀堅強的她,又堅持了下來,還不忘調皮地對大家比剪刀手。

別人都特別心疼她,她卻笑著說:「沒事兒,別擔心,我這不是熬過來了嘛。」

與此同時,她的堅強被身邊的男友看在了眼里,記在了心里。

住院第12周時,男友梁學儲在醫院向鄭希怡求婚了。

「在她最需要人照顧和陪伴的時候,這個男人站了出來。」

而原本是不婚主義的鄭希怡,也答應了求婚。

或許是因為經歷了生死,或許是因為嫁給了相愛的人,也或許是因為有了可愛的寶寶…

鄭希怡,開始變得慢了下來。

她沒有遺憾和憤怒,不再懷念曾經的高光時刻,把人生的重心轉移到了家庭和生活上。

《浪姐》節目開場,她就淡定平和地說:「我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個不紅的人。」

費斯汀格法則說:

「生活中的10%是由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組成,另外90%則是由你對所發生的的事情如何反應所決定。」

與其不接納事實,反復較勁,讓自己陷入無休止的內耗和大量的負面情緒,還不如先接受事實,再謀求轉化。

鄭希怡人生的三起三落,讓她明白:「年齡與成長都是生命的饋贈,我們沒有什麼好怕的。」

她真正做到了接納,接納不公,也接納自我。

自我接納是所有人一生的功課,然而,接納自己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多人,在自我接納的過程中,都會陷入兩個誤區:

一種是只接納自己的完美,而不能接納自己的不足和弱點,否認自己身上那些不夠好的事情;

另一種則是發現弱點無法改變,干脆轉向另一個極端,認為情況就是如此,從而放棄自我完善。

這兩個誤區,一個是盲目較勁,一個是自暴自棄。

拿「漂亮」來舉例,有些人覺得自己的身材很好,自己根本不需要漂亮,哪怕體脂率已經高達35%。

還有一些人,漂亮途中想暴飲暴食,于是就吃了,安慰自己說:要接納自我,何必把自己逼那麼緊呢,明天再減也是一樣的。

這兩種情況都不是「接納」。

真正自我接納的人,不會把「漂亮」當做任務,而是把「自律」當做常態。

她們承認自己身材不夠健康,意志力不夠堅定,也承認無法一天之內變成理想體型,但仍然會保持自律,直到擁有自己喜歡的體型。

放在感情里也是一樣:

有些人在吵架時總是習慣說難聽的話,但接受自己的壞脾氣,原諒自己的「無心之失」,這不是接納。

先承認憤怒、悲傷、懊悔的情緒存在,也承認自己處理沖突的能力有所欠缺,同時也接受自己不能一下子變成溫柔的人。

但會一點點、一步步修煉處理情緒和經營關系的能力,最終變成符合自己標準,讓自己滿意的人。

這才是「自我接納」的完整步驟。

本以為接納就是不去改變,可到最后我們總能發現:接納就是改變。

鄭希怡在采訪最后說:

「我覺得自己最好的年齡,就是現在,因為我更了解我自己,我覺得我比以前更加有智慧。

我比以前更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比以前更加有責任感,去照顧我身邊的家庭,和所有愛的人。」

是啊,只有變得越來越好時,才會真正接納自己,否則就只是自我欺騙而已。

自我接納,不是不去改變的借口,而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到更好的自己。

我相信,她一定總能絕處逢生,乘風破浪!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