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媲美林青霞的人,毅然決然放棄演戲去當作家,她直言「我根本不懂如何演戲,只不過靠美貌賺取暴利」

哐哐一頓發 2022/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兩天在短視訊上刷到一視訊,標題叫「這才是從小說里走出來的清冷女主。」,畫面cut都是來自一位上個世紀的女星—— 胡因夢

關于胡因夢,有兩段話流傳的最為廣泛。

一段是她從輔仁大學畢業的那天,校內流傳出的一句:「輔仁大學從此沒有春天」。

春天是許多人心中一年四季里最美妙的季節,萬物復蘇,花開爛漫,和煦的風吹過引得人心也像被羽毛拂過一樣動蕩起來。

而胡因夢就像是你在春天里遇見的一位佳人,漂亮、溫柔,人群中獨立絕世。

第二段是她前夫李敖對她的描述,他說:「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這樣矛盾的比喻,放在胡因夢這里卻十分到位。

她的確漂亮迷人又性感,這是公認的事實。即便你不認識她,但看到她的照片也一定會被迷住。

胡因夢是那種寧靜又遺世獨立的美,眼神有幾分憂郁,加上眶骨下比較平,嘴角略微下垂,整個人的氣質都帶著飄渺的凄楚。

這樣「漂泊」與「傷感」的氣質讓她格外出挑,就連站在大美人林青霞身邊,都不輸分毫。

她與林青霞都是初代「瓊女郎」,她們一起出演過《我是一片云》,憑此她毫不費力地成了台灣70年代最當紅的女星之一。

《我是一片云》

看外形,胡因夢跟林青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類型。有人曾說「林青霞之美像國畫,劍眉星目間有大幅潑墨的富貴感,胡因夢就是小品,筆法雋永古典。」

她的確是這樣的,眉眼總掛著若有似無的情意,這種又媚又內斂的特性獨屬于東方女人。

但這雙挺古典的東方媚眼之上,卻割了個平行雙眼皮,與較為立體的鼻型融合之下別具幾分西式風情。

她的妝容也大多采取全包眼線的方式,但與林青霞的清麗不同,胡因夢是鬼魅的。

碳色的極細眉型,配上深邃的煙熏,和紅唇形成鮮明對比。

優越的外表只是一部分,胡因夢有趣的地方在于,她雖然外表看起來文靜古典,不食人間煙火似的,但她實際是個七情六欲挺飽滿的人,而且還真挺叛逆的。

她出生于台灣台中市,本氏是滿族瓜爾佳氏,正紅旗。《甄嬛傳》玩家們對這個姓氏都不陌生吧。

而她的父母呢也都是學術人士,尤其她的父親胡賡年更是那個時代的嬌子,曾當過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教官,陜西韓城縣縣長、遼寧旅順市長等職。

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所以他爸爸對她格外寵愛,她曾說,「父親寵我、縱我,要星星月亮他都設法摘下來給我。」

從小養尊處優,讀最好的學校接受最好的教育,喜歡什麼就學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恃無恐地過著隨心自在的生活。

而這也養成了她大膽開放的行事風格。

在輔仁大學念書時,她穿超短裙露背裝、交外國男友、跳舞彈琴唱歌、一個人騎腳踏車去電影院

后來可能是嫌輔仁大學的生活太無趣,或是德文系太枯燥,她只待了兩年就跑到紐約去了。

到了美國之后她入鄉隨俗,很快的融入到那里開放的氛圍中,并稱自己在那個城市才是真正解放了自己的身體和心靈。

在那里待了幾年,從紐約回到台灣后她又回到熒幕前繼續了自己的演藝事業。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