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闆背叛、被家人欺負、被網絡詆毀,最後的最後,吳青峰還是選擇做個溫柔的人。

哐哐一頓發 2022/10/18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一手打造了「蘇打綠」的前老板林暐哲,將吳青峰告上了法庭。

而提起這位林暐哲,兩人的淵源要追溯到20年前了。

2001年,還在念大學的吳青峰等人成立了「蘇打綠」樂團。

中文系出身的吳青峰,寫詞晦澀難懂,譬如《小情歌》里那句「度秒難捱的離騷」,早年把歌投給好多像徐若瑄、林宥嘉之類的當紅歌手,都被拒收了。

但林暐哲卻包容吳青峰的獨立風格,支持他自由創作,捧紅了蘇打綠,和他們并肩走過了17個年頭。

所以后來,吳青峰每次上台領獎都不忘感謝林暐哲,他把林暐哲視為「父親」一般的恩人,就像2018年休團單飛,他在與林暐哲和平解約的公告里寫的:

我們累積了難以言喻的密切情分。

工作上無條件信任,音樂上默契同步,像父子,又是師徒。

吳青峰對自己在意的「家人」,不會斤斤計較,據悉合作期間林暐哲拖欠吳青峰275首歌的版稅錢,吳青峰都沒放在心上。

一直對人付出真心的吳青峰,卻換來如今撕破臉對簿公堂的結局。

曾經的「親人」頭破血流地和他爭了三年歌曲版權,獅子大開口索賠800萬台幣,不讓他唱自己寫的歌,要求「蘇打綠」

改名。

利益面前,真心似乎一文不值。

而被狠狠背叛的吳青峰,面對記者采訪時,語氣卻依舊平靜,沒有劍拔弩張,沒有憤怒。

這事發展成這樣,我心中充滿了束手無措和遺憾。對不起,這件事浪費了好多人的時間,包括媒體朋友。

更對不起我媽媽,她這麼大年紀了還要為我擔心。讓一些人感覺到了我的負能量,向你們說聲不好意思。

被傷害的人是他,他卻還在擔心會不會給周圍的人帶來麻煩。

這,就是吳青峰。

一開始的吳青峰,也會玻璃心。

中學時期的吳青峰,身板瘦小、不打籃球、聲音尖細,因此被男生排擠、孤立。

被霸凌到不敢開口說話,甚至不敢去麥當勞,因為那里需要「說話」點餐。

他回憶起那段時光曾經這樣形容:同學們對「比較斯文的男生」,會有「不好的表達」,所以自己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這種事情到了大一時也沒有好壯,吳青峰參加學校歌唱比賽,將視訊公開到網上,結果帶來網友鋪天蓋地的攻擊聲,滿屏都是最難聽的字眼:

吳青峰不男不女。

吳青峰好娘!

因為這些讓人窒息的話語,吳青峰陷入抑郁,不愿意出門。喝醉了酒,他會哭著說:「大家都不要我,都不喜歡我。」

而真正讓他勇敢起來的是2009年的一次狗仔圈套。

吳青峰平日低調,媒體挖不到什麼和他相關的娛樂頭條,于是騙他的高中老師,謊稱「吳青峰近日心情不好,或許和高中經歷有關」,希望老師能聊些那時候的家常,幫他克服壞情緒。

結果,媒體用套取的信息惡意抹黑髮了頭條,牽扯到了很多青峰高中時期的老師、同學、朋友。

當時的青峰,一度產生了不想繼續做歌手的念頭。他說「我希望我的存在,能讓我身邊的人覺得,是多一份美好的。可現實卻是,他們因為我受到狗仔的侵擾傷害。」

為了整理心情,他去北京聽偶像齊豫的演唱會。齊豫唱完《橄欖樹》對台下說:「你想成為別人的橄欖樹之前,要先成為自己的橄欖樹。」

沒想到,正是這句話徹底點醒了他。

要守護別人,先要守護好自己的心。

他逐漸學會用鈍感力處理惡評和青春的情緒,淬煉著一顆百毒不侵的心臟。

網友還在繼續吐槽他「娘」,青峰就寫了一首《彼得與狼》回敬不禮貌的人:「你說我娘,但我敢說你比我懦弱。」

他說:

為什麼說女生很man就是贊美,男生有女性化特質就不好?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我擁有的堅韌勇敢,勝過那些惡意評價我的人。

那些藏在網絡背后隨意攻擊別人的人,在浪費自己生命,毫無意義取笑別人的人,才是人格上的娘娘腔。

起初他會去點開那些說自己的人,去他們微博里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后來發現,那些人大部分都比自己差勁,懦弱,所以就開始覺得沒什麼好計較的了。

現在的吳青峰已經能笑著說:我本來就是從小被傷到大的嘛,我已經不管別人怎麼看我了。

被問及自己被網友攻擊的事,也會幽默鬼馬地回應:「都十幾年了,酸民黑粉講來講去就那幾句嘛。我倒希望他們更有創意一點,想告訴他們,你們的創意太狹隘了喔,不利于創作喔。」

他很明白,心要強大,就要把感情留給值得的事。

如今36歲的他,已經非常淡然。吳青峰覺得:

替那些用惡意看待人的人可惜,因為人生真的不長而且無常。

如果把時間都花在那上面,阻礙自己看到美好的東西,我會很舍不得。

很多人以為,溫柔的人就是脾氣好,溫和。

卻不曾想,吳青峰的溫柔,那樣有力量。

他曾經是不被溫柔對待的人。

小時候,青峰和姐姐、母親,常被父親家暴。

他會在日歷上做記號,如果那天被說,就劃個三角,被打了就畫叉,都沒有,就畫圈。

結果日歷上全是三角和叉。

母親難忍父親的打罵,崩潰地想去跳河。之后就失婚了,開早餐店艱難地撫養四個孩子,贍養著年邁的爺爺奶奶。

家庭對他,并不溫柔;

輿論對他,也并不溫柔。

為什麼他還能做個溫柔的人?

創作初期,「人妖、娘炮、歌詞拗口」的謾說聲不絕于耳。他難過地兩個禮拜都躺在床上。

這時,樂團貝斯手馨儀瞞著他報名了音樂祭,拖他去墾丁看海。他說:「那時候看到盤山公路,看到海,聽到歌,感覺心里有種東西被打開了,到現在都印象深刻。十六年前還好認識你,馨儀。」

獨立音樂人張懸也是青峰的強心劑。

他們識于微時,張懸當時也不出名,和青峰都在一個叫「女巫店」的livehouse表演,張懸負責調音。

那時的吳青峰精神狀態已經很不對,張懸僅憑著幾條短信就覺察出了那種不對,竟然直接從很遠的士林,趕到信義路去找他。吳青峰趁著酒意狂奔在大街上,想逃離一切痛苦,她就在后面追著,替他擋去了指指點點的路人。

那個夏天,張懸讓「內心瀕臨去世的吳青峰活了過來。」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