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靠捡破烂供女儿上大学,毕业后却遭女儿嫌弃引发了一场悲剧

哐哐一頓發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女子本是處于比較弱勢的群體,但是一旦當了母親,就會變得勇敢,剛強,成為孩子可以依靠的肩膀。

本案中的羅秀芬(化名,文中人名均為化名),靠撿破爛供女兒何瑾上大學。畢業后,卻遭到了女兒何瑾的嫌棄,從而引發了一場命案。

日,陜西某警方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一民眾報警稱,在市區某公園里發生了一起砍人案件。接到報警電話后,警方第一時間趕到了案發現場。

公園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警方疏散了圍觀的群眾,封鎖了現場。地上躺的是一位年輕女性,年齡在歲左右。頭部受到了重傷,不省人事。

醫護人員趕到現場時,女子已經沒有了生命特征。

死者旁邊站著一位中年女清潔工,手里還拿著帶血的鐵鍬。警方第一時間將清潔工控制。

當她聽到女孩確定死亡的那一刻,崩潰地大哭,喊著:「小謹,媽媽對不起你。」原來,這個清潔工和死者是母女關系,警方將清潔工帶回局里,進行詳細調查。

清潔工名叫羅秀芬,

案發前,羅秀芬和女兒何瑾在公園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羅秀芬沖動之下,拿起鐵鍬,朝著何瑾頭上砸去。

何瑾毫無防備,被砸中之后捂著頭,倒在了血泊之中,他們發出的動靜很快就吸引了圍觀的人群。

羅秀芬是陜西某農村的農民,在女兒何瑾八歲那年,丈夫意外離世了。羅秀芬沒有像村里其他人那樣讓何瑾放棄上學,在家里務農。她想讓女兒接受教育,走出大西北。

羅秀芬靠著在村里做苦工,供女兒上學。何瑾也非常爭氣,一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大學聯考那年,何瑾考上了國家重點的大學。

羅秀芬為學費和生活費犯了難,為了讓女兒順利上學,羅秀芬把家里的老房子賣了,才湊夠羅秀芬一年的學費。

村里的房子沒了,羅秀芬就來城里打工。服務業,清潔工,她都做。無論再苦,羅秀芬一想到女兒爭氣,也是覺得值得的。

為了多賺錢,羅秀芬開始撿破爛。地上的瓶子,超市的紙箱,她都視如珍寶。何瑾的生活費,就是靠著羅秀芬一滴一滴的血汗換來了。

羅秀芬盼著女兒畢業,她覺得女兒畢業自己就可以過上好日子享福了。

何瑾到了大四那年,羅秀芬明顯感覺輕松了許多。然而,在何瑾心里,一直看不起自己的母親,她嫌母親丟人,大學期間,她從來不允許母親去學校看她。

六月,何瑾畢業了,進入了一家不錯的企業實習。

羅秀芬輕松了很多,不要再打兩份工了。她在公園里做清潔工,由于撿了四年破爛,已經成為一種習慣。羅秀芬工作的時候,看到瓶子和紙箱,還是會撿起來。

何瑾雖然和羅秀芬在一個城市,卻很少去看望母親。

上學時候,她沒有經濟來源,不得不花羅秀芬的錢。如今,她有賺錢能力,再也不用依靠羅秀芬了。在何瑾心里,羅秀芬就是丟人的代名詞。

有一次,何瑾公司團建,恰好在羅秀芬工作的公園。羅秀芬看到女兒和同事們,跑到商店買了幾塊冰糕給何瑾。

何瑾看到羅秀芬走回來,害怕同事知道自己有這樣一個母親,立馬起身躲開。

羅秀芬看出了女兒的嫌棄,失望地走開了。這件事以后,羅秀芬就對女兒很寒心。案發當天,是何瑾的生日,羅秀芬給何瑾做了她小時候最喜歡的發糕。

羅秀芬打電話讓何瑾來公園拿,何瑾來到公園,接到發糕直接扔到了垃圾桶。

何瑾說她生日最大的不快樂就是有一個愛撿破爛的母親。羅秀芬聽到這句話,特別生氣。順手拿起干活的鐵鍬,狠狠朝著何瑾頭上砸去。于是,就發生了本案開頭的那一幕。

日,陜西某法院審理了此案。羅秀芬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懂得感恩的人才能體會到真正的想法。本案中的羅秀芬為了供女兒上學,付出了太多精力。

女兒不但不感激,反而嫌棄羅秀芬撿破爛。她的這種做法,令羅秀芬寒心,沖動之下,引發了一場血案。

通過本案,希望大家可以樹立正確的三觀。要做一個知恩圖報,對社會有用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