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3歲在家門口離奇失蹤,苦尋24年沒找到,生父卻無動于衷,網友:愿母子早日團聚

棉花糖 2023/02/28 檢舉 我要評論

1998年7月28日,是我今生最痛的一天,因為我的兒子小海在家門口失蹤了。

我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邊哭邊四處尋找。 而他的生父,我的前夫,竟然對此無動于衷,不問也不找,照樣在外面鬼混。

有一天,我無意聽到鄰居們的談論,嚇得瞬間跌坐在了地上。我的兒子他到底是怎麼丟的?

(兒子三歲的時候)

我叫楊會芬,尋找兒子李建海,他1995年出生,一個頭旋,雙眼皮大眼睛,肚臍右側有一枚硬幣大小的白色胎記,左手手指有燙傷的疤痕。3歲時在家門口玩耍,失蹤至今。

1973年,我出生在一個小山村里。家里有哥哥,弟弟和我三個孩子,父母都是老實的莊稼人。

我小學畢業那年,哥哥考上了高中,看著父母佝僂的背影,我選擇了輟學,開始幫父母下地干活。

農村普遍結婚早,特別是像我這樣沒有學歷的女孩。19歲那年,經媒人介紹,認識了前夫。

我和他相隔50多公里,他父親在城里上班,家庭不錯。雖然戀愛一年,因為路途遙遠,沒見過幾面,就聽信了媒人的一面之詞,草率決定要結婚。

(和前夫剛認識的時候)

婚后,發現他家條件確實比我家好,吃的喝的都不錯。但是我根本不了解這個人,也無法接受他的所作所為。

他平時不好好上班,愛和社會上一幫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好逸惡勞,打架斗毆,一點正事不干。夜不歸宿是常事,對公公婆婆也愛答不理。

記得有個晚上,婆婆感冒發燒,村衛生室看不了了,得去醫院治療。那晚正好他在家,就叫他把婆婆送去醫院,好說歹說就是不去。公公在縣城上班,這點小事,也不好意思驚動他,最后是我把婆婆送到醫院去的。

家務活也一點不干,家里油瓶倒了也絕對不扶,地里的活更是想都別想。婆婆去地里割谷子、收稻子,累得走路都抬不起腳來,他卻像沒看見一樣。

(我和前夫的結婚照)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里確實接受不了,也失望至極。就和公婆商量,給他找個活干,有了工作,就能和那幫人脫離關系,也許就改邪歸正了。可是公婆卻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只是不停地嘆氣。

前夫有哥哥和姐姐,他是老小。俗話說,大的疼小的嬌,天下父母向小兒。當時想,也許是公公婆婆把他慣成這樣的,隨著結婚成家,慢慢就會變好的。

可后來發現,事實不是這樣,從鄰居口中得知,前夫打架斗毆,不務正業,還坐過牢。

我真是恨死媒人了,為什麼給我介紹這樣的對象?那個年代,在我們農村,自由戀愛可以說是很“可恥”的事,大部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我真沒想到自己會嫁給這麼個人。

(左邊是前婆婆,右邊是母親抱著不滿周歲的兒子)

我家里雖然貧窮,但家人善良正直。父母從小就對我們兄妹三人說:“勞動最光榮,靠雙手吃飯,不占人家便宜。”所以,我們三兄妹從小就知道自食其力,靠自己的雙手過日子。

面對這樣的丈夫,我不知如何是好。也想過跟他離婚,但離家太遠,年齡又小,自己不敢做主。正想給父母商量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想著肚子里的孩子,我欲哭無淚,很不想孩子一出生就缺父少母。期盼著有了孩子,他也許就會改變。

我又錯了,就像人們常說的: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也永遠感動不了一顆不愛你的心。

懷孕期間,他對我不冷不熱,高興了在家待一天,不高興立馬就走,洗衣做飯都是我來,他從不插手。

(兒子一周歲的時候)

更可氣的是,孩子還沒生下來,他就和鄰村的一個女人混在了一起。公公婆婆說他,我也好言相勸,無論說什麼,他就是不聽,依然在外邊鬼混。

兒子小海出生后,他也不管不問,有時候,幾個星期都不回家一趟,孩子更是沒照顧過一次。

我也真切意識到,一次次討好,一次次低到塵埃里,并沒有什麼用處,反而讓對方變得更加有恃無恐 。

眼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花銷也越來越大。雖然公公能掙錢,但是一大家子光靠他,生活還是很拮據的。

孩子一歲多的時候,我去了縣城打工。正是這個決定,讓我失去了兒子,這一別就是24年。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寧愿吃苦受窮,也會時刻守在兒子身邊。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只有我流不盡的后悔淚。

(母親抱著兒子)

婆家離縣城不是很遠,也就三公里的路程。我在縣城一家工廠上班,有時加班或者夜班,就在廠里住一晚。

小海很懂事,知道我出去掙錢,就跟著奶奶玩,有時也跟著他太奶奶,從不哭鬧。

1998年7月28日,婆婆去地里收谷子,公公也去上班了,我在廠里沒回來。只有太奶奶在家,婆婆向往常一樣托付她看著小海。

沒想到,十點多,在屋里做飯的太奶奶出去看小海,結果發現他不見了,只有他的小鏟子在那里放著。

平時,大人們忙起來,小海就拿個鏟子在門口挖土,一玩就是一上午,不哭也不鬧。

那天和平時一樣,太奶奶隔十分鐘或半小時,就出來看看他。可是這次卻沒看到孩子,太奶奶四處去找,但是沒找到。這下老人家也慌了神,趕忙叫叔叔去廠里找我。

(我和兒子三歲時候的照片)

我聽到這一消息,感覺心都快跳出嗓子了,渾身顫抖,然后瘋了一樣,開始四處尋找。我邊哭邊向路人、鄰居詢問,可是他們都說沒看見。

90年代的農村還很落后,村里連電話都很少有,更別說監控、攝像頭這類高科技的東西了。

找了幾天沒有結果,我才后知后覺跑到派出所報了警,警察說沒有線索,只能等著。

丟孩子那天,前夫沒在家,不知在哪里胡吃海喝。 但讓我無法忍受的是,知道小海丟了,他依然在外邊鬼混,仿佛丟的只是一件物品,不見他有半點悲傷,真是枉為人父!

而我天天就像掉了魂,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一度難過得要死,始終無法從丟孩子的陰影中走出來。

(大舅馱著兒子玩耍)

孩子丟了,前夫的婚外情卻依然不斷,吃喝賭照舊。如今小海不見了,我連和他吵的力氣都沒有了,心如死灰,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那天,我跑到水庫邊,想一死了之。 正當我閉上眼睛,準備往下跳的那一瞬間,兒子的聲音忽然竄入我的耳朵:“媽媽,媽媽!”我猛得一驚,四處尋找,才意識到是幻覺,卻也回過神來了。

對!我絕不能死!我死了,兒子怎麼辦?如果回來了,找不到媽媽,他又該怎麼生活?

我就這樣癱坐在了水庫邊,在那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下午,坐了半天,才晃晃悠悠回了家。

后來,我無意間從鄰村的風言風語中了解到,小海失蹤很可能是前夫有意而為。我如五雷轟頂,當場就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兒子三歲的時候)

別人的話可信嗎?虎毒還不食子,更何況那是他的親生兒子,他能下得去手嗎?我氣瘋了去找他,可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死活不承認。

內容未完結點擊下一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