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剖腹產:一時的猶豫可能造成一輩子的后悔,一位母親的獨白

哐哐一頓發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夜深人靜,云南昭通的一家醫院內,李正帽李正帽因為連日來沒有睡好覺,雙眼布滿了紅血絲。她輕拍著好不容易哄睡著的兒子小宇,恍惚間想起了這1年多的經歷,感覺像是做夢一樣。1年前從兒子出生的那天起,她的人生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要是我當初堅持剖腹產,要是當初早點帶小宇去醫院做治療,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李正帽喃喃自語,眼角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圖為媽媽陪兒子小宇做治療。

李正帽家在云南昭通的一個小山村,那里地勢高,交通不便家里只依靠幾畝玉米地維持生活。雖然生活艱難只能勉強溫飽,但是李正帽在發現自己再次懷孕時,她覺得生活更加有奔頭了。由于家中清貧,李正帽在懷孕期間也沒有耽誤下地干農活,家里家外都一如既往地操持著。圖為哭泣的小宇。

直到2020年4月30日,已經臨近預產期的李正帽突然感到肚子痛,丈夫趕忙將她送到醫院時,已經是凌晨兩點了。通過B超檢查,醫生發現李正帽腹中的孩子體重大約有9斤多,擔心自己生不下來的李正帽便提出要剖腹產。但是醫生卻表示讓李正帽等一等,實在沒辦法順產再考慮剖腹產。李正帽聽從了醫生的話忍耐著,但是數個小時過后,李正帽還是沒有任何順產的跡象,于是醫生便安排她做了剖腹產。圖為母子倆。

雖然小宇順利降生了,但是卻因為難產出生缺氧,同時腦部和肺部出現出血癥狀,剛出生就緊急搶救。經過37天的搶救,小宇脫離了生命危險,但同時他也被診斷為缺血缺氧性腦病和小腦軟骨質軟化,留下嚴重的后遺癥。醫生說孩子可能以后說話走路,和智力方面都會有很大影響,只能做康復治療還有機會。圖為李正帽背著小宇去做治療。

可做康復治療,一個月就要一萬多的治療費用。而小宇治療以來家中早已經負債累累,根本拿不出錢來。李正帽不得不先帶小宇回了家,想著等湊夠了錢再帶小宇來醫院做康復治療。

「當初生孩子的時候,如果我堅持做剖腹產,要是小宇沒有出生在我們這個貧窮的家庭,他也不會這麼眼睜睜看著失去希望卻什麼也做不了。」李正帽內心的愧疚和自責快要將她淹沒了,每日都活在痛苦中。圖為李正帽和兒子互動。

就在李正帽一籌莫展之際,她得知昭通有家醫院康復治療可以減免部分費用。她挨家挨戶地登門找親戚朋友借錢,又把家里能賣掉的都賣掉了,獨自帶著小宇去醫院接受治療,丈夫留在家種地,農閑時間就四處打零工全力掙錢。

揣著好不容易湊出來的錢,李正帽帶著兒子來到了昭通的醫院,開始了艱難的康復治療之路。由于小宇身體的肌張力高,手會不自覺蜷縮,腳跟也沒辦法著地。醫生每天都要幫助小宇做運動,舒展身體,降低肌肉張力。但是這些運動對于小宇來說,是非常難受的,他每次都會疼得嚎啕大哭。「小宇乖,我們很快就能學會走路了。」媽媽每次陪著小宇治療都心疼得掉眼淚。圖為小宇在做治療。

而最大的困難還是費用問題,小宇大部分時間治療,都只能靠借錢維持。為了把僅有的錢都省下來給小宇做治療,李正帽每天只吃白水泡飯,或者饅頭咸菜,一天只吃一頓飯。李正帽還會把別人不用的紙殼和水瓶收集起來賣錢,這微薄的收入是無能為力的媽媽最大的心愿。

「小宇這幾天的平衡能力越來越好了,做治療的時候,哭的也沒有以前那麼狠了。」李正帽跟丈夫說著兒子的近況,聲音中帶著欣喜。她只字未提自己在醫院的辛苦勞累,還有節衣縮食,因為只要兒子有進步有好轉,她便覺得自己受的苦遭得罪都是值得的。圖為李正帽陪著小宇做治療。

「小宇的治療費是不是又要交了?」丈夫的話讓李正帽的嘴角的笑意變得苦澀起來,她沉默不語,電話那頭的丈夫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治療至今,小宇已經花了十多萬,家中經濟條件不好,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靠親戚朋友接濟的,可這并不是長久之計。可是眼看著兒子的治療正在慢慢好轉,她實在不甘心就此放棄。「我只是想讓我的兒子學會走路,學會自理,為什麼這麼難?」李正帽無助地痛哭。圖為醫院里的母子倆。

截止到文章發布之前,醫院已經展開了募捐,并且籌集到了一定的資金可以用來治療,世界還是好心人多,希望母子倆以后的日子能越來越好,也提醒了廣大的孕婦們,視情況決定如何生產,盲目追求順產可能會造成孩子一輩子的悲劇。

用戶評論